© 2005-2018 父亲早晨起来坐在堂屋里的睡椅上,嘴角上叼着一根纸烟翘起二郎腿,从衣兜里掏出先一天从外面办厨获得的工钱,开始清点起来。每次在外面接回来工钱他都要这样清点一下,再交给我母亲。父亲是村子里的一名厨师方圆几十里的农家,只要有操办红白喜事的大都请父亲上门办厨。可以说父亲办厨没有架子。无须上门请他只要有人捎一个口信,打一个电话父亲都会用一只蛇皮袋,装下他办厨的炊具,往肩上一搭背着前去雇请他办厨的农家。说起父亲办厨的炊具其实很简单的,围兜厨服漏瓢等都是他必带的。其次他每次都还要在左邻右舍中,喊着一个人去打下手。父亲办厨忙而不乱不管哪家办酒席多少桌,每桌需要做出多少种菜,他都会在烹饪之前,和下手一道,分门别类该洗的洗净该切的切好,该剁的剁烂将一切准备就绪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